人生终点朴素的告别,不需要葬礼新安葬时代来临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6 分类:通信技术 评论:48 条 浏览:181

葬礼的简化是时代必然的趋势
我们究竟为什幺要办丧事,要建造墓地呢?现在的我们已经越来越不明白为什幺要这幺做了。
人一过世,就得要想办法处理其遗体。这件事是必定要去做的。
但是,我们还是要聚集一堆人,一起为往生者哀悼吗?也越来越没有这种必要了。
其实,即使想要找一堆人来参加葬礼,却面临了找不到人来参加葬礼这种窘况。
我和身边的亲戚都经历过同样的事情,有些往生者过世时是八十岁或九十岁了,其亲朋好友也大多都已过世。即使还在世,也常常会因为年纪过大而无法出席葬礼。
有些人在职场上的那些年过得很活跃,人脉很广,但是退休后过了二十、三十年,这些人际关係也都断绝了。
在现代这个人们多半活到高龄才过世的「大往生时代」,一直到过世以前,人和社会的关联是渐渐变得疏离,最终淡出。
肉体的死亡只是一瞬间,但社会的死亡不是这幺一回事。每个人的终点并不是突然造访,而是缓慢地到来。
因此,生与死的界线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。这些已经与社会不太有关连的人们过世了,并不会带来什幺太大的影响。虽然对其家属来说是一件大事,但影响範围也只是到此为止。
因为有这样的状况,葬礼的简化才能以极快的速度发生。
这是时代必然的趋势。
接下来这个趋势也会一直发展下去,我认为不会有回头的可能性。虽说流行会反覆出现,但这个趋势可跟流行不同。
我们不需要葬礼。
这样的时代已经来临了。

即使举办葬礼,参加者也没有以往多。只要举办邀请家人和亲戚出席的家族葬就够了。以上是目前的趋势,甚至还有越来越多人认为就算是直葬也没关係。
办丧事就是得花钱。但现在大家都很长寿,年纪大了以后,在医疗和照护方面更需要花钱,因此也没有太多剩余的金钱可以花在办丧事上。
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,都市地区已经没有像地区共同体那样紧密的人际关係。若是共同体还存在,一个人的死亡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大事,但是在都市,每个家庭并未跟社区的其他家庭有频繁的往来。
人是在医院过世的,家属又在丧葬会场举办葬礼,这幺一来,很有可能往生者的邻居们都不知道该人已经过世了。
另外还有一点,孤独死和无缘死的人数增加了。
若老人家是独自一人生活的话,就很容易发生这类事件。老人家会独自生活,表示身边没有什幺亲人,过世以后也可能没有能帮忙办丧事的亲属。
即使还有其他家人或亲戚,但由于长年以来都没有联络,甚至是不知道对方身在何方,亲戚也会觉得跟往生者已经没有关係,未必会想帮忙办丧事。对家人或亲戚来说,这个人可能早已等同于死亡了。
若是能在共同体中生活,就不用担心会面临孤独死或无缘死。然而,共同体同时也具有约束力,这种束缚让人觉得厌烦。就这一点来说,都市中的单独生活可以不受共同体规则的约束,在精神上也比较放鬆。人们并不想捨弃这种轻鬆的生活,再度回到共同体。一旦体会过都市生活的自由,就不禁会这幺想。
但确实,这样一直独自生活下去,总有一天会面临孤独死或无缘死,也有人可能会觉得寂寞吧。
只是,人一旦死了,一切也都结束了。之后或许会给某个人添麻烦,但那也已经不是自己的责任了。会觉得寂寞的主体既然已经消失,也不需要再去担心死后该怎幺办。一些独自生活的老人家,心中已经有将来会孤独死的觉悟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都市化的进展更加迅速,越来越多人移居到都市。但是有一段时间,在都市生活的人死亡率并没有这幺高。
例如我们来看看横滨市的状况,战争结束后没多久到昭和二十年代初期,每年的死亡人数约为七千人左右。之后,虽然人口以相当快的速度成长,但是死亡人数反而逐年减少,到了昭和三十年代后半,死亡人数减少到一年五千人左右。
但是,进入昭和四十年代以后,每年死亡人数逐渐增加,昭和四十九年时超过一万人,平成十年则超过两万人。现在则是每年死亡人数接近三万人。
死亡人数较少的时代,也是经济持续发展的时代,当时的社会亦较有能力举办葬礼,慎重地埋葬往生者。
然而到了现在,犹如跟死亡人数的增长相反一般,经济的发展日趋缓慢。通货持续紧缩,薪资低落。再加上,年老后还得活上很长一段时间,导致人们在经济上越来越吃紧,也就没办法在葬礼上花太多钱了。
不过,由于葬礼只要办一次就好,不管如何都可以简化。而当今最简单的葬礼形式就是直葬。
将遗体送往火葬场火化,就结束了。
以前日本的社会也是一样,实行土葬时,将遗体埋入土中就结束了。
今天若是採用直葬,几乎没有人会请僧侣来火葬场诵经。若是不想在寺庙设置墓地的话,也就不需要请僧侣主持了。
在这之后的忌日法会也是一样,如果家属跟寺庙没有什幺往来的话,就没必要举办了。话说回来,家属也未必想要办法会,没有什幺人会借用丧葬会馆来办法会。
几乎没有人举办无宗教式的法会。只有某些极具知名度的名人,才会在过世几年后又举办追思会。
跟中世的状况比较之下,现代人的葬礼还是办得相当隆重。

最近有一种跟家族葬一样变得广为人知的新葬礼形式,叫做「友人葬」。
创造出这种葬礼形式的是日本最大的新兴宗教团体创价学会 。
创价学会的会员们每天都会诵念《法华经》或「南无妙法莲华」。这种活动被称为「勤行」,是创价学会的信仰活动核心。
在进行友人葬时,会员们一边实行勤学,一边送走往生者。葬礼的一切事务会交给同伴们执行。
创价学会认为,佛教典籍中并没有载明要由僧侣主持葬礼,另外他们信仰的对象日莲本身也没有举办葬礼,最后结论是,葬礼不需要由僧侣主持,也不需要给往生者戒名,因此实行友人葬。之后过了二十多年,会员们几乎都採取友人葬的形式。
即使是非会员,也可以参加友人葬。另外,有一些人虽然并非创价学会的会员,但可以请託认识的会员帮忙举办友人葬。还有不少葬仪社可以协助举办友人葬。
也有人会想,像这种不请僧侣主持的直葬或友人葬,是否是一种正确追悼故人的方法?
确实,跟以往的葬礼相比之下,直葬和友人葬实在是太过简化,已经跟只是处理遗体几乎没有两样了。
然而,若以往生者的立场来看,他们并不想给家属带来太多负担。
该怎幺安葬一个人这件事情,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有很大的不同。
在现在这个时代,有符合这个时代的葬礼形式。
我想以后也会持续变化下去吧。而目前正在发生的葬礼简化,既是时代的趋势,也是一种必然,会有越来越多人认为这幺做也很好。

相关推荐